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该用户从未签到

509

主题

510

帖子

169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698
2019-8-20 07:49:44 岁月人生 金牌会员 楼主 023
u=4094671610,3892878164&fm=85&s=A6A06EA31C712C847B8508F90300D010.jpg
第二百零九章我要对你负责
    见此时整个会场所有的人,都是把目光看向我 , 我只觉得是有些欲哭无泪。

    叶婷婷简直就是实力坑队友,有没有?

    你看不惯台上这家伙,你自己上啊,你举我的手干嘛?

    而且你就是举了我的手,你也不用说我要劈砖头吧。

    我又没有练过什么大力金刚掌 , 我又不是超人,你让我劈木板 , 就我现在的水平来说 , 估计还能做得到 , 你让我劈砖头 , 就算我劈得动,我的手也受不了啊?

    活可这不是你自己的手,你不心疼!

    劈砖头这种事情我是真的不想做 , 但关键的是 , 现在我们系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看我,叶婷婷已经把劈砖头的话给放出去了 , 我还不能把话给收回来。

    我现在等于说是哑巴吃黄连 , 有苦说不出。

    此时我是一头的黑线,而叶婷婷则是把目光看向我 , 冲我握拳,做了一个加油的姿势。

    “何杰雄 , 加油我看好你,我觉得你肯定能行 , 这可是关系到我们系荣誉的事情 , 你一定要让这个建筑系的家伙瞧瞧,我们系比他们系强!”

    叶婷婷说完这句话之后,率先开始起哄道:

    “劈砖,劈砖!”

    她这一起哄 , 会场上其他的同学 , 一个个也是跟着她吼了起来。

    现在我是被逼上了梁山,就算心里有千百个不愿意去劈砖,但就现在的情况来说,这个砖我是不得不劈。

    毕竟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我 , 我要是这个时候掉链子,估计以后我在我们系也就别想再混下去了。

    不情愿的起身,走上了台。

    晚会的工作人员,也不知道是在哪里搞来的砖头,直接扛了四块砖头,放在了舞台上。

    “你能劈砖头?”

    这个时候,同样站在舞台上穿着,太极服的家伙 , 是双手抱胸 , 一脸狐疑的看着我。

    估计也是看我身材并不强壮,并不觉得我有劈砖头这个本事。

    而此时的他,身上明显带有着一股傲气和不屑 , 这种感觉是让我有些不爽。

    我虽然并不想劈砖头 , 但是现在我既然已经上了台,这砖头我不劈也得劈,既然是这样,我就干脆做的洒脱一点。

    所以见这家伙居然如此嚣张,当众挑衅我们整个系,那我就干脆让这家伙自找没趣,让他今天晚上好好的丢一回脸。

    想到这里,我是抬头挺胸,看着他说道:

    “没错,我就要劈砖头 , 你不是厉害吗?你不是问我们系,有没有人敢挑战你吗?现在我来了 , 不过不是我挑战你,是你挑战我,你这批木板就是小儿科,我的砖头才是实打实!”

    我一般不怎么喜欢耍帅 , 但今天我难得站在舞台上,也就装一回逼。

    潇洒的说完一句话 , 不是拿起一块砖头 , 夹在他刚刚劈木板架着的台子上 , 没有一丝停留卯足了力气 , 挥掌便是砍了下去。

    “哐当”

    我这一掌挥得是格外洒脱 , 自然 , 而在我这一掌过后,那砖头也是直接断成了两截 , 掉在了地上。

    “哗!”

    看见我真的一掌直接把砖头给劈断 , 全场是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哇,好帅啊 , 这个男生是哪个班的,太帅啦!”

    “我的天,他好man啊 , 我好喜欢,这就是我的菜呀!”

    在这剧烈的鼓掌声中,我还听见几个花痴女 , 再大声的叫嚷着 , 下意识的把目光朝着几个花痴女看去 , 就见这几个花痴女 , 长得是一个比一个恐怖,吓得差点我没把尿给甩出来几滴。

    同时我也是感觉到手掌处传来一阵剧痛,是在心中叫苦不已,这一张是把砖头给劈断了 , 但我手也是疼的够呛。

    不过虽然疼,但是为了风度,我还是强咬着牙,挤出了一丝笑意,做出一副高深莫测,云淡风轻的感觉,又是惹得下面一阵花痴女连连尖叫。

    “不可能,怎么可能!”

    穿着太极服的家伙,一脸的不可置信 , 一边摇头说着 , 一边是快步走上前来,捡起掉在地上的砖头,想要查看这砖头是否有问题。

    结果他发现这砖头就是普通的砖头 , 没有做过一丝半点的手脚。

    而我看着此时脸色铁青的他 , 是笑着拿起放在地上的话筒。

    “这位同学,我能劈砖头,你能吗?你不是这么有能耐吗?你有能耐你也给我劈一个,我告诉你,你能劈得了一个,我就能劈两个,我看你怎么和我比!”

    我说这句话,略微有些装逼,不过我也是在为我们系的所有同学出口气。

    毕竟这家伙,刚刚居然如此嚣张 , 要挑战我们一个系,有机会好好的奚落他一番 , 我自然不会放。

    在听见我的话之后,那家伙的脸色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我看得出来让他劈砖头 , 他也很为难。

    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又实在不好意思服软,最后是一咬牙:

    “劈就劈!”

    说完这句 , 这家伙也是从旁边拿起了一块砖头 , 架在了架子上。

    在酝酿了半天之后 , 也是一咬牙劈了下去。

    “啊!”

    他这一掌在砍下的同时 , 也是大叫了一声。

    也不知道是因为太疼 , 还是想要怒吼给自己鼓劲 , 反正他这一掌劈下去之后,我就看见他手掌的血是直接飙了出来 , 而那个砖头却是纹丝未动。

    看见他这么吃力的一掌下去 , 砖头根本就没有断,场下是传来一片哄笑 , 以及喝倒彩的声音。

    “不行了吧,看你这熊样,还敢来我们系挑战!”

    “快点滚下去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看到台下一片哄笑 , 穿太极服的家伙,一张脸是胀的通红 , 是把目光看向我。

    “这是失误 , 再给我一次机会 , 我这一张绝对把砖头劈烂 , 不过你也要遵守你的承诺,如果我真的把这砖头劈烂了,我们就继续比劈两块砖头!”

    见他这么说,我是笑着点头,毫不示弱道:

    “比就比!”

    我敢这么说,主要是看他第一掌下去 , 没有把砖头劈烂,觉得他没有这个实力。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我这一句话说完,他挥起手又是第二掌砍得下去。

    “哐当!”

    断了,砖头居然断了!

    看着这断掉的砖头,我是暗自吞了口唾沫,也是有些傻了眼。

    大哥,没有搞错吧?

    你还真的准备让我一下劈两块砖头,我开个玩笑而已,不用这么认真吧?

    此时的我心中是叫苦不已,要知道 , 劈一块砖头和劈两块砖头 , 那是有实质性差别的。

    “劈两块,劈两块!”

    场下的同学,看见这个穿太极服的家伙,把砖头给劈断了 , 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开始嚷嚷了起来。

    其中嚷嚷最厉害的便是叶婷婷。

    看到场下此时 , 一个个扯着脖子,起哄的同学,我是连哭的心都有了。

    而晚会的工作人员倒也是积极,根本就不给我自己拿砖头的机会,即便是把另外两块砖头,放在了架子上,同时又不知道是从哪里找来了两块新砖。

    显然他们已经做好了,我把这两块砖头劈断,然后让那个穿太极服家伙来劈砖头的准备。

    我是哭丧着脸 , 走到了两块砖头前面。

    是认真的盯着这两块砖头,我知道 , 如果我今天不想丢脸,那么我就必须把这两块砖头给劈断。

    这两块砖头虽然要劈断,必然要费很大的力气 , 但我想只要我找准这个砖头的中心受力点,然后用出全力 , 把这砖头给直接劈下去 , 应该能够把这两块砖头给劈断。

    在众人的起哄声中 , 我是深吸了一口气 , 对着重叠在一起的两块砖头正中间位置 , 一掌便劈了下去。

    “哗!”

    我这一掌刚一劈下 , 我便听见整个会场传来了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欢呼声。

    这两块砖头真的是被我硬生生的给劈断了,与此同时 , 我右手手掌下端的皮是全都破开 , 殷红的鲜血顺着手掌滴落下来,我的手是疼的厉害 , 额头上是冒出了大颗大颗的汗珠。

    但即使是这样,我依旧是咬着牙 , 没有让自己叫出来,是强忍着疼痛,对着穿太极服的家伙说道:

    “该你啦!”

    此时那个穿着太极服的家伙 , 整个人已经是傻在了原地 , 估计连他也没有想到 , 我真的能够徒手一下子劈掉两块砖头。

    而他更加清楚 , 我能够劈断两块砖头但他绝对没有劈断两块砖头的能力。

    最后工作人员,又是将两块砖头给驾到了架子上,而在场的同学也都是嚷嚷着要让这家伙把砖头给劈了。

    这家伙虽然知道自己没这个实力,但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 他是把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用了左手用右手,两只手已经被劈得血淋林的了,还是没有把砖头给劈烂,最后实在是忍不住,只能是开口认输,说自己不行,然后便是灰溜溜的离开。

    在我们系同学的欢呼声中 , 我是走下了舞台 , 到了舞台的后面,我没有在回刚刚的位置,而是从舞台后面的后门 , 离开了这个会场。

    刚刚我是威风了 , 也是在整个系上露了脸,但现在我的手还在滴血,疼的厉害,我必须要尽快的包扎一下。

    “何杰雄!”

    我刚走出会场没多久,我便是听见叶婷婷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一脸黑线的转过头看向叶婷婷,就见叶婷婷这丫头,是一脸兴奋的朝我冲了过来。

    走到我面前,叶婷婷是一拍我的肩膀。

    “何杰雄,你小子可以,居然---”

    她话还没有说完 , 便是突然停了下来,因为此时的她也注意到 , 我的手还在滴血。

    “你的手怎么在滴血?”

    见我手在滴血,叶婷婷是有些错愕的说了这么一句。

    而听见她怎么说,我是有些哭笑不得道:

    “大姐,不是你让我去劈砖头,我能成这样吗?”

    我是略微有些抱怨的说了一句 , 当然是一句,也没有什么责怪的成分 , 因为我清楚 , 叶婷婷就是这样一个性格 , 其实他让我上台劈砖头 , 应该也是没有恶意。

    所以说完这句之后,我是无奈的冲她摆了摆手:

    “行啦 , 你自己该干嘛干嘛,我先回去了!”

    说完一句 , 我便是要走,而且我要走叶婷婷忙是上前拦住了我。

    “你不能走!”

    “我说叶大班长,你还要干嘛呀?”

    叶婷婷的女人 , 我是惹不起 , 也不知道这丫头现在又要干什么。

    而且听见我这样说,是微微扬起了头。

    “俗话说得好 , 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手受伤这件事情 , 我有推卸不了的责任,是我刚刚让你上去劈砖头,所以这件事情我要对你负责!”

    “咳咳!”

    叶婷婷的话之后 , 我是忍不住干咳了两声 , 因为她这话我怎么听怎么觉得别扭 , 什么叫对我负 , 搞得就好像我是被人占了便宜的小媳妇一样。

    “负什么责呀,又不是什么大事!”

    “不行,这伤口我必须要帮你包扎一下,你这样,现在你跟我去我家,我到我家给你包扎!”

    “又去你家?”

    听到叶婷婷这丫头又让我去她家 , 我是忍不住的惊呼出声。

    因为根据我去她家这么多次的经验来说,在一般情况下,只要我去她家,绝对要出事情,所以忙是摇头说道:

    “不用了,不用了,我还是不去你家了!”

    “不去我家也行,去你家!总之,今天我必须要帮你包扎伤口,这一点没得商量!”

    “---”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