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该用户从未签到

1372

主题

1373

帖子

441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417
2020-1-9 20:19:59 岁月人生 论坛元老 楼主 0114
456.jpg
《小说玉娇龙》描写了一个侯门千金玉娇龙(边关大帅玉瑞之女)与草莽英雄罗小虎的爱情悲剧故事。
侯门千金玉娇龙一个偶然的机会与草莽英雄罗小虎坠入爱河而不能自拔,因不从父母包办与鲁翰林的婚事,为了不有损于侯门声誉,仗着一身惊人的武艺,抱着九死一生的信念,从万丈悬崖一跃而下,从此隐姓埋名,逃离了家庭的束缚。也由此演义出一序列可歌可泣的江湖故事和玉娇龙本人的悲壮人生。故事起伏跌宕,揪心炽肺,令人悲叹!是一部文学造诣很高、可读性很强的小说。
编者:岁月人生
141

又过了一些天,雪瓶驰马回来,刚走到木栅门前,正碰上村里一群孩子在那里嬉戏。
大家见雪瓶来了,都争着上前邀她参加杀仗打玩。雪瓶记起了母亲前番的教诲,不愿参加。
一个黑黑的小子对大家说道:“她不敢参加就算啦,这杀仗本来就不是姑娘们的事儿!”
雪瓶觉得很刺耳,丢开马缰,气冲冲地说道:“打就打,有什么不敢参加的!”
黑小子问道:“你当什么?”
雪瓶不知道该当什么,只望着大家,答不上话来。
另两个小子忙跑到她身边说:“来,我们在一起,都当马贼。”
雪瓶不知道马贼是什么,正在迟疑,另几个小子立即争吵开了,都不愿当官兵,争着要当马贼。雪瓶这才明白过来:杀仗原来是马贼为一方,官兵为一方。黑小子见大家争执不下,又对雪瓶说道:“你敢不敢来当官兵,当玉帅?”
雪瓶问道:“玉帅是什么人?”
黑小子说道:“是西疆过去最有名的人,是官兵的大帅,马贼、头人们都怕他。”
雪瓶将袖子一挽,说道:“好,我就当玉帅。”
于是,雪瓶一人为一方,其余五六个小子为一方,在木栅门前摆开阵势,打了起来。
雪瓶不慌不忙,马步作桩,拳端腰际,按照母亲平时教给她的拳法路数,施展开来。出拳如鹰隼投林,起腿似蛟龙出水,闪跃腾飞,虚实莫测。只几眨眼间,便将五六个平时在同辈中占强好胜的小子打翻在地。雪瓶还不肯罢手,一直逼着他们口称服输,点头应降,方才心满意足地离去。
雪瓶在木栅门前打玩的事,已被阿伦远远看见,还不等她回到家里,阿伦便已把这事告诉给她母亲了。等雪瓶兴冲冲地来到母亲面前时,却见母亲对她投来的眼光中,既带有几分欣慰之色,又含有几分温意。雪瓶虽然一向恃着母亲娇宠,不把母亲嗔怪放在眼里,但这时她却从母亲那带有愠意的眼光中,感到有些不妙。她只好低下头来,在房中逡巡着,等候母亲的责问。玉娇龙并未立即发话,仍像往日那样,走到她的面前,为她理好散乱的头发,拂去身上的尘沙,直至雪瓶己不再感到局促,脸上又露出了娇态,才问她道:“你又去和谁打架了?”
雪瓶得意地说道:“不是打架,是打仗。”
玉娇龙也被雪瓶的天真和憨态消散了犹留在心中的一丝愠意。又好奇地问道:“打仗?!和谁打仗?”
雪瓶骄傲地:“马贼。”
玉娇龙猛然一怔:“马贼?!”
雪瓶:“是马贼。我一个人把五六个马贼都打败了。”
玉娇龙抱怨地:“你怎能把他们当作马贼呢?!”
雪瓶:“不是我,是他们自己争着要当马贼的。”
玉娇龙:“那你呢?你又当的什么?”
雪瓶把头一扬:“我当官兵,玉帅。”
玉娇龙吃了一惊,眼里闪着光,声音也颤抖起来,惕然问道:“玉帅?!谁叫你当的玉帅?”
雪瓶又己感到母亲神情有异,她的声音也放低下来,困惑地说道:“村头那黑小子。”
玉娇龙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她知道雪瓶所说的那黑小子乃是拉钦的儿子,他要雪瓶当玉帅,只是偶然作戏,并非有意伏机,也非含沙射影。但他为何偏偏要雪瓶充当官兵,又偏偏要她扮作玉帅?这显然是在敌视官军,也是对自己父亲的不敬!玉娇龙想到这些,心里感到十分不悦。她不想再多问下去了,只说道:“母亲已经给你说过了,习武是为了防身,哪有女孩子去打仗的!”
雪瓶心里的困惑犹未解开,又问道:“母亲,官兵、玉帅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
玉娇龙:“官兵是朝廷所养,自是好人。玉帅是朝廷所封,为三军所仰,万人尊敬,更是值得敬重的人。”
雪瓶:“马贼呢?”
玉娇龙迟疑片刻,说道:“若专事打家劫舍,到处杀人放火,残害百姓,叛逆朝廷,便是贼子,便是坏人。”
雪瓶似解非解,还欲再问,玉娇龙不等她启口,忙又说道:“你也该读点书,学点礼义了。从明天起,我便教你读书。”
雪瓶听母亲说要教她读书,满心高兴,也不再问,便蹦跳着寻乐去了。
第二天,玉娇龙果然开始了教雪瓶识字读书。荒村里没有书,玉娇龙便将她过去从玉母和高先生那里学到的书文背写出来,一字一句教给雪瓶。村居闲来无事,她又常将《列女传》上的故事一一讲给雪瓶听。一天,她给雪瓶讲木兰从军的故事。雪瓶听完后,忽然问道:“母亲,你不是曾对我说过‘哪有女孩子去打仗的’话吗?木兰为何又去打仗了呢?”
玉娇龙:“木兰是替父从军,是为了尽孝才去打仗的。”
雪瓶想了会儿,忽又问道:“我怎么没有父亲?”
玉娇龙默然无语地看着雪瓶,心里充满了对她的怜悯,也充满了对自己的感伤。
雪瓶闪着探询的眼光,又问道:“我父亲是不是打仗去了?我长大了也去替他从军,把父亲换回家来。”
玉娇龙眼里噙满了泪水,只凝视着她,不知怎样回答才好。过了许久她才低沉地说道:“不,雪瓶,你没有父亲。你只有我,只有母亲。”
雪瓶失望地:“我除了母亲就没有别的亲人了?!”
玉娇龙突然俯下身来,搂着她,轻声在她耳边说道:“不,你还有个亲人,是你弟弟,他在关内,等你长大了,我一定去把他找回来,让他和你在一起。”
雪瓶不知是喜是惊,她那颗幼稚的心也猛然地跳起来,赶忙央求道:“母亲,为什么要等我长大了才去找他呢?现在就去找回来,我可以带着他到湖边去玩。”
玉娇龙不再应声了。
雪瓶还想再撒出平时的娇嗔,苦苦向母亲央求,可她忽然感到母亲那双搂着她的手和紧贴着她的胸怀都在微微地颤动,她没有仰起头来,也不再吭声了。
夜里,玉娇龙直至深夜都未能入睡,她心里又在哭泣。她背向雪瓶,将嘴唇紧紧咬住,不让自己迸出半声哽咽,透出一丝喘气。多年来,她常是这般,把哀怨隐在眼底,把苦痛藏在心头。玉娇龙正凄楚不胜间,忽觉一只小手悄悄伸了过来,她还没来得及把头偏开,那手指便己触摸到了她的眼帘。玉娇龙被这迅捷的动作惊呆了,只装做睡着,仍然一丝不动。
这时,她身后传来雪瓶小声的问话:“母亲,你又哭了?!”
玉娇龙含糊应道:“我做了个梦。”
雪瓶移过身来,紧偎着她,说道:“不,母亲,你一直醒着的,你常常这样,我知道。”
玉娇龙震惊了,羞惭了,感动了。她转过身来,将雪瓶搂在怀里,哽咽地说道:“雪瓶,好好睡觉,这不关你的事。”
雪瓶只紧紧偎在玉娇龙的怀里,不再说话了。
沉沉的夜,房里静得没有任何声息。娇龙只感到自己的身子在颤动,她己分不清是自己在吞声,还是雪瓶在饮泣。
艾比湖周围的秋雪已经融化,草地现了绿意、春天又回到这世外的荒村里来了。一天,玉娇龙正被雪瓶缠着要她带着一道去驰马时,阿伦去乌苏购物回来了。他带来一个使玉娇龙感到震惊和不安的消息:西疆各部头人对朝廷派田项入疆,心怀戒惕,加以田项为人骄横,生性残暴,自入疆后,不加安抚,反纵部为虐,各部头人乘机作乱,率领部勇攻占城营,杀了朝廷官吏,致使西疆战祸四起,百业调敝,民不聊生。格桑也带领千余部勇,强行进入乌苏,与肖准连成一气,一面与田项修好,一面又暗与各叛部勾结,身跨双鞍,心怀叵测。近来乌苏已有传闻,说朝廷已得急报,又将调派玉帅率兵入疆平乱,总摄西疆军政,见机便宜行事。
玉娇龙听了这一消息,心里不觉由惊到喜,又由喜到悲。惊的是父亲又将重镇西疆,使她不禁感到惶然无措;喜的是父亲既然尚能挂帅入疆,想他身体定然矍健!悲的是父亲一旦来到西疆,父女纵然相隔咫尺,也如云天泉壤,永无相见之日了。
玉娇龙为此终日悬心,愀然不乐。雪瓶见母亲郁郁寡欢,便总在她身旁绕来绕去,寻些事来使她开心,挑些话来惹她发笑。
一天,玉娇龙正在房里默然沉思,雪瓶来到她身边忽然问道:“母亲,你不是曾对我说,玉帅是位受万人敬重的好人吗,为何你听说他要来这里反而闷闷不乐?”
玉娇龙不禁哆嗦一下,说道:“我近来只因身体感到有些不适,哪关玉帅来与不来的事!”
雪瓶眨眨眼,把头一偏,说道:“母亲休哄我,你道我看不出来?”说完便跑出房外去了。
玉娇龙不禁又哆嗦了一下,她望着雪瓶那灵活的背影,心里真感惊诧万分。她没料到,自己隐藏在心里的秘密,竟被这不满七岁的雪瓶窥察出来,是自己韬隐不善,疏于慎惕?还是雪瓶心有灵犀,别具慧眼?玉娇龙茫然不解。
又过了几天,玉娇龙正在教雪瓶读书,阿伦怒冲冲地来到房里,报说:“公主,格桑部勇四出抢劫牧民牛羊马匹,刚才有二十余骑窜来村里,赶去公主的牛羊二十余头,还夺去好马五匹。我上前和他们争论,又险被他们杀伤,现在那二十余骑出村未远,请公主定夺!”
玉娇龙还未开口,雪瓶已从椅上站了起来,圆睁一双秀眼,将袖一挽,说道:“母亲,快追去把牛羊马匹夺回来!”
玉娇龙瞥了她一眼,仍毫不动容地坐在案旁,又沉思片刻,才对阿伦说道:“‘小不忍,则乱大谋。’格桑乘机猖獗,人多势众,由他去吧!”
阿伦点头会意,正欲退出,雪瓶涨红着脸,忿忿地问道:“这些人是否就是马贼?”
阿伦不高兴地说道:“他们也配称马贼!”
说完就匆匆出房去了。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