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该用户从未签到

1349

主题

1350

帖子

434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342
2020-1-9 00:31:55 岁月人生 论坛元老 楼主 013
456.jpg
138
其余几骑官兵惊呆了,瞪着她,只是不敢上前。最先动手的那骑官兵,大睁着一双惊奇的眼睛望着玉娇龙,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玉娇龙收剑入鞘,傲然说道:“我乃天山春大王爷。”
那官兵一听,眼睛睁得更大了,脸上露出惊愕和畏惧的神色,过了很久才说出一句话子:“果真有这样的事情!”
玉娇龙也被他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愣住了,紧盯着他,冷冷地说道:“什么样的事情?”
那官兵赶忙翻身下马,恭立一旁说道:“这一年来,各部都在传说,西疆出了个天山女王爷,日夜巡游各地,专门除暴安良,去年在昌吉西北草原上,一怒斩了巴格!昨夜乌苏侦骑来报,说格桑在古尔图沙漠上又碰上女王爷,也被杀伤。他们都还以为这多半本是马贼所为,他们为顾全脸面,才造出个天山女大王爷来。不想……女王爷果然就在眼前。”
玉娇龙这才明白过来,心里也不禁吃了一惊。她没有料到自己为救达美与巴格争斗时,只因一时情急,胡诌了个天山春大王爷,竟会传播全疆,背后不知他们还胡诌了一些什么奇闻异事出来!玉娇龙冷冷地笑了笑,说道:“我也不愿轻易擅开杀戒,尔等务宜改恶向善,休要再犯在我手里!”
几个官兵只是诺诺连声,玉娇龙将大黑马一带,径直赶路去了。
玉娇龙到了迪化,见天色尚早,也不在城里停留,径直打马穿街,继续往东行去。
直至天已将晚,方在一个小镇上停下马来,找了一家客店投宿。客店店主姓文,年纪虽只四十子岁,却已两鬓生霜,满脸皱纹,一望而知是个曾饱经忧患的人物。玉娇龙一跨进客店,文店主赶忙亲自上前迎接,把她安置在一间洁净的上等房里。玉娇龙刚放好行囊,文店主捧着号簿进房来了。他彬彬有礼地说道:“请问女客尊姓芳名?”
玉娇龙:“姓春,名龙。”
文店主:“请问从何处来?到何处去?”
玉娇龙:“从艾比湖子,到玉门关去。”
文店主露出惊讶的神色,说道:“女客独自一人走这么远的路程?”
玉娇龙漫不经心地说道:“从这里到玉门关,不过两千里路程,都是驿道,站站住有巡逻,一人走又何妨?”
文店主摇摇头,感慨地说道:“现在不比五年前王大人镇守西疆的时候了。那时,虽有马贼为乱,但不扰百姓,这进关的驿道上,到处设有军营,旅途也很平安,可自从王大人奉调回京后,一切都变了,各部争夺牧地,各自逞强,各怀叛意,一些头人乘机四处掳掠百姓,这条进关的驿道,也很难走了。”
玉娇龙听他两次提到王大人,又是说的五年前镇守西疆的政绩,使她如坠五里雾中,弄不清他提的是谁,便又困惑地问道:“文店主说的是哪个王大人?西疆五年前哪有什么王大人?”
文店主眼神游移不定,语言含糊地说道:“就是五年前身任西疆边帅,坐镇乌苏的那位……那位大人。”
玉娇龙更是惊疑万分,困惑不解地说道:“乌苏……边帅……那明明是玉大人,怎会说成是王大人了呢?”
文店主神情立即变得有些紧张起来,赶忙压低声音说道:“女客,这个玉字在我们这里犯忌,是谁也不敢说的。你要说,就把它说成王字好了。”
玉娇龙更不解了,说道:“姓玉的就姓玉,怎能改为王!若说犯忌,玉门关也应改为王门关了。”
文店主已由紧张变成了惊惶,忙央求道:“女客别再说了,会闹出祸事来的。”
玉娇龙也从文店主那惊惶的神情里感到一阵悚然。她觉得其中定有蹊跷,好奇心也猛然炽烈起来,一定要探出个究竟方才称意,于是她强隐去自己那急迫的神态,也放低声音,徐徐地说道:“文店主,适才都怪我直言犯忌,不管有什么灾难都由我一人承担,只是务请将这字犯忌的由来说与我听听,以解我心中的疑虑。”
文店主还是连连摇手,说道:“女客休再提起这事,你要问也向别人问去。”说完,便忙收起号簿出房去了。
玉娇龙正在纳闷,店小二送饭进房来了。玉娇龙见他年岁不大,人也伶俐,就和他聊了几句后,便又向他问及这事。店小二毕竟年轻,也是憋不住话的,犹豫一会,终于把事情的原委讲了出来:去年初夏,从关内来西疆的人都纷纷传说,出了玉门关忌谈玉字。因去年有几个从河北来的人,出了玉门关后,一路上说起京城里发生的一些事情,其中有两人谈起了许多姓玉的隐私,就在当天夜晚,这两人都突然死去,身上也毫未发现伤痕。以后又发生几次类似的事情,一时弄得风声鹤唳,相互诫禁,出了玉门关,谁也不敢再说个玉字。
这事虽也传到这个镇,可人们并未深信。直至去年深秋,客店里来了两个后生,他二人乃是从京城里结伴同来,原是到昌吉军营去省亲的。二人在店里喝了几杯酒,便谈起京城玉姓的事来,左一个玉,右一个玉,句句话里都离不开个玉字。一个同住在客店里的老头听不过了,好心前去劝诫他二人,说:出了玉门关不谈玉,谈玉会犯忌的。二人不但不听,反怪那老头多事,说他是蛊惑人心。不料二人当晚就死在床上了。这事很快传开,自此以后,不但这店里,镇上,就连东去玉门的驿道上,来去的旅客,谁也不敢再谈个玉字。
玉娇龙听了店小二这番谈话,真是料所未料,她边听边感魄动心惊。她原以为自己那金蝉脱壳之计安排得天衣无缝,夺神鬼之机,从此可以客隐西疆,悠然自主,哪料到竟还留下余波万顷,回浪千重,她愈想愈感世事的难测,愈想愈觉惕然惊惧。她停了停,仍又好奇地问道:“你真相信说了这玉字准有灾祸?”
店小二:“那两个后生的事情是我亲眼得见,不能不信;但我要是全信,也就不会和你谈这么多了。”
玉娇龙默然片刻,说道:“你可知那两个后生究竟说了些什么?”
店小二压低声音,说道:“那大我正好在旁给他二人添莱送酒,他二人谈的话我也断断续续听到一些,好像在议论一个什么玉小姐的风流事,还说那位玉小姐学有妖法,借跳崖逃遁,找她的如意郎去了。”
玉娇龙的心猛然一阵剧跳,她强镇住自己已经有些惊乱的情绪,又问道:“你可还记得,当时上前劝诫他二人的那位老头,是怎样一个人物?”
店小二毫不思索地说道:“是个瘸腿老头。”
玉娇龙在问他这话之前,虽然已经隐隐料到几分,可还是不禁暗暗惊叫一声:“啊,果然是他!”顿时,心里感到一阵阵莫名的惊悸和烦乱,使她再也无法安静下来,她不再多说什么了,只草草地用过晚饭,等店小二收拾起碗筷出房去后,便吹熄了灯,躺在床上,思前虑后,把自己近年来的所行所为,一一地进行了思忖。她仍觉得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是周全而隐秘的,并无什么疏漏之处;但又是怎样引出这些流言来的呢?她又想到:这一年来,幸而自己潜踪隐迹,幽居在艾比湖畔。要是投身马贼,与罗小虎并骑闯荡,还不知要传出一些什么耸人听闻的蜚语来。万一风声又传到京城,玉门声誉,父兄的处境,将何以堪!玉娇龙不觉出了身冷汗,暗暗自诫:今后更宜韬光养晦,不能有一举之失,一念之差。
玉娇龙在床上辗转反侧,直至深夜方才勉强入睡。也不知睡了多久,猛然间,她被一阵无端的惊悸扰醒过来。玉娇龙赶忙凝神一听,房内房外一片静寂,毫无一点异样迹象。
黑暗中,只感到自己的心在扑扑直跳,一种莫名的烦躁,竟使她再也无法安枕。玉娇龙正在暗自惊诧,猛然想起台奴和香姑说过的那番话来。她立即闪起一个念头:“这莫非就是心动!这莫非就是孩子传来的呼唤!”玉娇龙再也睡不下去了,赶忙披衣起床,点燃灯,把行装收拾停当,天刚一亮,她便唤来文店主,付了房钱,牵出大黑马,匆匆向东赶去。
玉娇龙一路晓行夜宿,快马加鞭,不过半月,便已入了玉门,又进了嘉峪关,来到肃州城外。她在路上已经打听到方堑仍在肃州州官任上,为了小心谨慎,她也不走马进城,只在城外备了一些干粮,便又打马直向祁连山驰去。
这时已是仲秋,祁连山岭上重岭,峰外有峰,透迤绵亘,苍苍莽莽,气势磅礴,玉娇龙策马直至最高峰下,寻了一条打柴小径,向山上走去,她开始还偶尔能见到一二个樵夫,越向深处走去,越显得荒幽,渐觉断了人迹。她牵着大黑马,翻过重重山岭,穿过道道崖壑,时而云遮雾绕,时而露雨蒙蒙,玉娇龙艰难地在山中搜寻了六七日,却不曾见到一缕炊烟,更未看到一个人影。白天斩棘开路,晚上依崖半睡,真是苦不堪言。
但她一心要寻回被换走的亲生儿子,仍咬紧唇,毫不退缩地向重山深处走去。山势越来越高,天气也越觉寒冷起来,出现在她面前的已不是苍郁的森林,而是皑皑的白雪。又过了两天,玉娇龙突然咳嗽起来。身上不断地感到阵阵惊寒,咳嗽也越来越剧。她知道自己是发病了,不禁倚马寒林,伧然欲泪。玉娇龙正惶然四顾问,那大黑马忽然长嘶一声,接着便听到林中响起一声沉闷的怒吼,随即便见一只巨大的黑熊向她扑了过来。玉娇龙吃了一惊,赶忙拔剑在手,紧紧地注视着那熊的来势。大黑熊扑到离她前面仅几尺的地方,忽又立起身来,站在那儿怒目张口,不停地发出一声声令人寒栗的怒吼。玉娇龙正想一剑刺去,蓦然发现它背上中了一箭,那箭虽未致命,却己深深插进它的肩背里。
她不禁惊愕万分,知道这射熊的人也定在这林中。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