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3-29 06:44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2443

    主题

    2455

    帖子

    800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003
    2022-1-23 04:34:42 浪荡山人 版主 楼主 0129
    本帖最后由 浪荡山人 于 2022-1-23 04:36 编辑

    2022年1月21日👀 328万8千1.8万
    韦浩站在房间的床上,看着床边站着的男男女女,目瞪口呆。
    “你们怎么都穿古装啊?现,现在是哪一年?”
    “少爷,你是被打糊涂了吗?现在是贞观四年啊!你快躺下吧,老爷看到又要怪我们了!”
    贞观……
    韦浩这下是彻底崩溃了。
    他这是穿越了?怎么可能啊!
    他可是国内前三大学的理工硕士!
    为了庆祝毕业论文答辩通过了,和同学出去喝顿酒,就喝到古代来了,还是唐朝?
    “现在是李世民当皇帝吗?”
    韦浩不死心,对着下面的那些人问了起来。
    “你个混球,连陛下的名字都敢直呼,你下来,老子打不死你?”
    门口响起一声怒喝,一个穿着长袍,身材肥硕一脸富态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顺手抄起顶门的棍子,就要过来打韦浩。
    韦浩一看,情况不妙,马上从床上跳下来,夺门而出。
    门口恰好有棵大树,韦浩连想都没想,向上一跃,蹭蹭几下就上去了,非常熟练。
    “卧槽,我是怎么上来的?”
    韦浩心中震惊,那中年男人也已经追到了楼下,举着棍子冲他张口就骂。
    “你这憨子!反了你了!给老子下来!”
    韦浩被骂的一头雾水,看着那中年男人问了一句:“你谁啊?”
    “我是你爹!”
    韦富荣那个气啊,这个小兔崽子居然还不认识自己了。
    韦浩看着他,这下算是彻底认清了现实。
    完了,真穿越了,爹都换人了。
    他不想穿越啊!
    古代哪有现代好玩,没有手机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老爷,老爷,韦琮府上来人了,说是要找公子论理!”
    这个时候,外面跑来了一个小厮,对着韦富荣说了起来。
    “你,给我等着!”韦富荣瞪了韦浩一眼,把手里的棍子一扔,转头就气冲冲的出去了。
    韦浩见他走了,这才顺着树干往下面滑了。
    “公子,下次可不能打架了,你知道你打架,老爷赔了多少不是吗?而且还要赔不少钱!”一个管事走过来,对着韦浩劝了起来。
    韦浩压根就记不得他,看了他一眼,顺口问了起来:“到底怎么回事?”
    “公子,你就不记得上午的事情了?你和韦琮家的二公子打架,人家来了二三十号人,还提着棍子,你就傻乎乎的冲过去和人家打,被打了脑袋,晕了过去!”管事对着韦浩解释着这个事情。
    而就在这个时候,前院那边传来了吵闹声,韦浩扭头看着那边。
    “老爷估计和韦琮府上的人吵起来了!”管事的对着韦浩解释说着。
    韦浩一听,火气蹭就起来了,在现代,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怎么还能让人欺负上门?
    “走!看看去!”
    韦浩拉着管家,一路到了前院。
    刚一进门,就看到韦富荣和一帮人在争吵着。
    “谁不知道你儿子韦浩是个憨子?要不是他诬陷我儿子偷看女孩洗澡,我儿子会打一个傻子?我不管!你们得给我儿子一个交代!”
    韦琮府上的人骂着,一抬头,发现韦浩站在他们后面看热闹,马上就喊了起来。
    “憨子在这里!”
    院子里的人全部转过头来,接着转过身,看着韦浩。
    “小子,你一拳打断了我儿子的牙,这事该怎么算?”
    韦琮拨开人群,缓缓走到了韦浩面前,一副不好惹的架势,指着韦浩质问了起来。
    韦浩想着刚刚管家说的事儿,心里也明白过来,他这具身体的主人估计是被这伙人打死的,所以他才穿越了过来。
    既然这样的话,那他可得替这具身体报报仇了。
    “我日你先人板板的,你还敢打我?”韦浩说着,一拳就轰出去了,打在了韦琮的脸上!
    韦琮整个人直挺挺倒下去了。
    “哎呀我的天啊!”后面的韦富荣看到了,人都差点被吓死了。
    “敢打我们老爷,动手!”
    韦琮带过来的那些家丁一看自己老爷挨打了,那还了得,接着就冲向韦浩。
    韦浩把那个管事往自己背后一拉,然后举起拳头就是一顿砸啊,几乎是一拳一个。
    “兔崽子,你打死我算了!”韦富荣也冲了过来,抱住了韦浩。
    韦富荣很胖,他一抱住韦浩,韦浩就有点冲不动了。
    “你让开,你看我不打死他们,还敢打我!”韦浩对着韦富荣喊着。
    “哎呀,我的儿啊,打死了他们你也要收监的,快住手!”韦富荣都快要被气死了,对着韦浩呵斥着。
    韦浩一听,愣住了,想了想,还是把手放下了。
    “老爷,老爷,醒来了,哎呦,怎么还吐出来几颗牙?”
    就在这个时候,韦琮的家丁扶住了韦琮,但是韦琮往地上吐带血唾沫的时候,还吐出了几颗牙齿。
    韦富荣一听,头疼,盯着那些家丁,让他们快点拖着韦浩回去。
    “你,你,把他拖到他自己的院子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让他出来!”
    韦浩终究还是被拖回了院子,关进了书房。
    门口守着七八个家丁,跑也跑不出去。
    韦浩没办法,只能干等着。
    没过一会,那个管事推门进来了。
    “少爷,你怎么这么冲动呢?那个韦琮,人家可是当朝民部给事郎!他要是报官的话,少爷可能就要去牢房里面待着了!”
    管事一脸愁容攥着自己的手,对韦浩实在是愁到家了。
    老爷生了八个闺女,各个聪慧过人,唯独这个独子,做事情不经过大脑,非常的冲动。
    关键是力气还大。
    当年韦富荣看韦浩读书不成,就找来了武教头来教韦浩习武,想着让韦浩有点东西傍身,这样出门就不会吃亏。
    但是这几年,韦富荣因为当年的这个决定,不知道后悔了多少次。
    而韦浩也不知道在外面给他惹了多少事情出来,怎么说都没有用,别人只要稍微一惹他,他就能够和别人打起来,甚至别人稍微那么一怂恿,他就上了。
    “不是吧?”韦浩一听这话,顿时也有点慌了,急忙问,“我爹是什么官?”
    “老爷不是官,就是有点钱!”
    韦浩此刻感觉事情也有点大了,“那这事怎么处理?”
    “老爷赔了300贯钱,加上府上最好的那间酒楼,人家才答应不报官,不追究了。”管事心中叹气的说着。
    这次的代价可不小啊,可以说是伤府上的元气了。
    “哦!三百贯钱,多吗?”韦浩开口问了起来。
    “公子,我一个月的工钱才两百文钱呢!”管事的说着就给韦浩算了起来。
    作为管事的,在府上200文一个月,普通丫鬟,也就是50文到100文之间。
    “什么,这么多?”
    韦浩此刻算是明白了,这次赔大发了。
    按照后世来说,管事一个月就算两千块钱,一贯钱差不多价值一万!
    而三百贯钱,就是三百万!
    “何止是多啊!那个酒楼,那可是我们府上最赚钱的酒楼,价值一千多贯钱呢!”
    一千贯钱?那就是花了一千万!
    “我宁愿去坐牢啊!”韦浩此刻捶胸顿足,心疼啊!
    一架打掉了一千三百万!
    “去,现在就去,现在反悔还来得及?你个兔崽子!”
    韦富荣此刻正好推门进来,听到韦浩说这么句话,气不打一处来。
    此刻韦浩也站了起来,现在清楚了,这个是自己亲爹没错了。
    不是亲爹谁能这么豁得出去啊!
    “爹你放心,这个钱我想办法给你赚回来。”韦浩对着韦富荣拍着胸脯保证说着。
    韦富荣听到了,压根就不相信,自己家儿子什么样,自己还不知道?
    就他,还会赚钱?少惹点事就算是祖宗保佑了。
    “少说没用的,你去抄完《论语》,同时认识里面所有的字,此事爹也就作罢了。”
    “王管事!你给我盯着少爷,如果敢出去,随时给我禀告!”
    韦富荣冷哼了一声,接着对着韦浩身边的管事,也就是王管事交代了一句,甩手就出去了。
    韦富荣也知道让自己的傻儿子抄认完论语,那不知道要猴年马月。
    “找论语过来!”
    韦浩说着就往书房的桌子上面一坐,还往上面伸了伸手,让袖子下来。
    “好的,公子!”管事说着,就拿着一卷竹简递给了韦浩。
    “这个?论语?就没有纸张抄的吗?”
    韦浩吃惊的看着王管事问着,居然是竹简的书?
    “公子,寻常人家还找不到这样的书籍呢!再者说,少爷之前也用不到啊,来,小的给你磨墨!”王管事说着就去磨墨了。
    韦浩看看笔架上的毛笔,再看看竹简的书,然后看看自己书桌上的纸张,还是黄纸,也是一声叹息。
    算了,将就着用吧,赶紧抄完,赶紧出去吧!
    差不多三天,韦浩终于费劲的把书抄完了,也把胳膊抄酸了。
    “好了,王管事,走,找我爹去,我要出去看看!”
    韦浩说着拿,着那一沓草纸,就要去找韦富荣。
    “公子,小的估计你出不去。”王管事看着韦浩微笑的说着。
    “为啥?”韦浩很不解的看着王管事。
    “才三天呢,老爷的气估计还没有消。”王管事笑着对着韦浩说着。
    韦浩非常忐忑的去找韦富荣...
    没办法,这个是亲爹,韦浩认了。
    最终在韦富荣的书房里面找到了他,却发现韦富荣居然在书房里面睡觉。
    “爹,爹,醒醒!”
    “恩,浩儿来了?恩?你来干什么?”
    一开始韦富荣还很高兴,接着想到韦浩之前的事情,马上非常严肃的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抄完了!”
    韦浩说着把那一沓黄纸递给了韦富荣。
    “抄完了?就你?”
    韦富荣那个怀疑啊,之前,不要说让他抄一本论语,就是抄一句他都不带抄的。
    韦富荣接了过来,还是很怀疑的看着韦浩问道:“真是你抄的,不是找外面的书生抄的?”
    “爹,我都没有出去过,怎么找?再说了,就他们能够写出我这样的字?”
    韦富荣低头一看,这些字该大的小了,该小的大了,关键还是歪七扭八的,那个难看啊。
    “你就不能好好写吗?”
    韦富荣接着就开始翻看了起来,发现都是如此,那就可以证明是韦浩自己抄写的。
    “既然爹交代的事都办好了,那我今天可以出府了吧?”韦浩看着韦富荣笑着问了起来。
    “恩,字都认识吗?”韦富荣下意识的问了起来。
    “有的不认识。”韦浩老实的回答着。
    “不认识你还想出去,当初我们是怎么说的,要全部认识才行!”韦富荣抬头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爹,这你就不讲理啊,你也没有给我请先生,没人教我,我怎么认?”韦浩很郁闷的看着韦富荣问着。
    “摸着良心说,你自己打跑了多少教书先生?”韦富荣愤怒的盯着韦浩喊着,还说自己没有给他请教书先生。
    “但是这次没请,你承不承认?”韦浩也盯着韦富荣喊着。
    “等会就请,什么时候都认识了,什么时候出去。”韦富荣还是非常有原则的说着。
    “爹,我下午就出去看看,看看不行吗?我都三天没出去了,三天!”韦浩竖起三根手指,对着韦富荣说道。
    “是啊,三天,爹可怀念这三天了,清净多了,从你十岁开始,爹就没有过上一天安生的日子,每天都有人过来找我说你打了人了,要赔钱。
    就这些年,你爹我最少给你赔出去三千贯钱,尤其这次,赔了一千多贯钱啊!
    儿啊,爹是有点积蓄,可是照着你这么折腾下去,咱们这个家啊,估计不用一年,就要去乞讨了!”韦富荣看着韦浩,一脸央求加可怜的说着。
    “不会,你放心,我肯定把这个钱给你赚回来,你放心就是!”韦浩一脸认真的说着。
    韦富荣听到了,连忙摆手说道:“这个爹真不指望,你只要少给我惹事就成,加冠后,爹给你寻一门好亲事,成亲后,给我生娃...
    你,爹真不指望了,爹现在就指望我的孙儿啊,如果你能够给我生出孙儿来,你的功劳就比爹大!”
    “不会,你放心,等我赚到钱了,我娶个十房八房的小妾,然后让她们使劲生,保证给你生一个马球队,但是现在,你得让我出去!”韦浩立刻自信满满的对着韦富荣说道。
    “嘿嘿,生两个,爹就高兴了,你那么多姐姐,就你一个小子,爹可是娶了四房小妾的!”
    韦富荣听到了韦浩的话,相当高兴,接着脸色一变,对着韦浩说道:“你要出去干嘛?又去惹事是不是?”
    “不是,我去赚钱去,真的,赔了人家这么多钱,孩儿怎么也要给你把这个钱给赚回来不是?”韦浩笑着看着韦富荣说着。
    韦富荣听后,哼哼不做声,完全不相信。
    “爹,我说真的!”韦浩再次强调了起来。
    “少来,滚回去,爹下午就给你请教书先生。”
    韦富荣打死都不相信韦浩不惹事,他知道自己儿子,只要是出去了,就不可能不惹事的。
    韦浩一看韦富荣这样的态度,估计出府没戏了,便回到自己的小院。
    到了自己的小院,韦浩还是很郁闷,还是想要出去走走。
    “老爷不让你出去吧?”王管事看到了韦浩耷拉着脑袋回来,立刻过去笑着问了起来。
    “有钱吗?”韦浩盯着王管事问了起来。
    “有呢,少爷自己还有不少零花钱!”王管事点了点头。
    “带上一些,你到后院的围墙外面等我,我一会儿就过来!”
    韦浩一听,眼睛一亮,立刻对着王管事说道。
    当年读书,可是没少翻围墙的,也算轻车熟路。
    “少爷,可使不得啊,老爷要是知道了,可不得了!”
    王管事一听知道韦浩要翻围墙出府,马上着急说起来。
    “王管事,不打紧,你若是怕我爹加罪于你,便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在府上待着。可是公子我一个人出府若是又惹出什么事端来,那可保不齐!”
    韦浩捋了捋衣袖,无所谓地说着,语气中满满的威胁。
    “公子,这...”王管事一听,这个憨子一个人出府那还得了。
    韦浩带着王管事,开始去逛长安城了。
    “啧啧,好破啊,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精美啊。”
    韦浩背着手看着沿街的那些房子,感觉很一般,和自己印象当中的长安完全不一样。
    “公子,真正好看的地方,那是在东城,那边住的都是大官,要不就是爵爷!”
    “那就去东城看看!”韦浩一听马上感兴趣的说着。
    “有点远,要雇马车才行!”王管事开口说道。
    “雇!”自己家可是有钱人,老爹有钱。
    到了东城,韦浩才发现,这里的房子和西城完全不一样,东城的房子非常阔气,广场就要比西城的那边大。
    “瞧见没,这些都是国公的府邸,那些官员的宅子还在里面呢,更远的地方,而且也没有这么大!”王管事对着韦浩介绍说道。
    “咱们也要住这样的宅子才好,诶,问问你,就论有钱,我爹和那些国公比,怎么样?”韦浩说着就看着王管事。
    “这个没法比,府上连人家国公家的一个汗毛都比不上!”王管事看着韦浩说着。
    “国公这么有钱吗?”韦浩很震惊的说着,国公居然这么有钱。
    “公子,这个不是钱的事情,是人家的钱,没人敢拿,而老爷的钱,随便一个小官就能讹不少。
    老爷是赚到钱了,但是这些年也不知道孝敬出去多少。不说其他的,就说韦家,老爷每年都要交给韦家两百贯钱,说是资助族学。
    实际上,都知道,家族欺负老爷这一支没有当官的,而且老爷还有钱,他们就明摆着要。
    “哦!还敢这样讹钱?”韦浩一听,算是知道了。
    “谁家的马车,让开!”就在这个时候,前面来了一队士兵,对着韦浩这边喊着。
    赶车的马夫连忙把马车赶到一边去了,停了下来
    接着就看到一辆非常豪华的马车从远处驶来,马车身边还跟着大量的宫女,还有卫兵。
    “这是什么人的马车?”韦浩探头看着外面。
    就在这个时候,马车里面有一个戴着金冠探头的女子掀开了车帘,和韦浩对视了一眼,韦浩盯着那个女子的眼睛看着。
    “是公主,公子,可不要冲撞了公主。”
    王管事一看那些仪仗,马上提醒着韦浩说道,同时下意识地把韦浩往后面拉了拉。
    “呼~~”而韦浩对着马车上那个女子,吹了一下口哨,手还非常挑衅的对着远处招了招手。
    那个女子看到了,狠狠的瞪着韦浩,韦浩则是裂开嘴笑了起来。
    “王管事,这个姑娘长的漂亮,有气质,看看有没有机会去泡一下。”韦浩笑着对着王管事说道。
    “公子,人家可是公主!”王管事着急的不行,对公主竟然如此轻薄,这也太能惹事了吧!
    “公主怎么了,公主就不嫁人了,嫁谁不是嫁?”韦浩不在乎的说着,继续看着远处的马车,发现那个女子已经把帘子放下去了,看不到了。
    很快,那个公主的车队就走了,韦浩则是到了东城的集市
    韦浩发现,这里的集市来往都是一些公子哥和各个府上的千金大小姐带着丫鬟出来的。
    “我爹真傻,这里才好赚钱啊,这些人可不差钱,在西城那边,能赚几个钱?”
    韦浩坐在那里,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公子,这里的店铺贵着呢,就这样一个临街的店铺,一年的租金都要几十贯钱!”
    王管事马上指着街边的一个小店,估计就是二三十个平方的。
    “这么贵!那这样的酒楼呢?”韦浩指着旁边一处酒楼,开口问了起来。
    “这样的酒楼,一年没有500贯钱下不来!”王管事接着开口说道。

    以防精彩内容丢失,请您 【手机微信扫一扫】继续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阅读 100000+点赞  58752
    精选留言

    赵天
    36558关注公众号后,点击第一条欢迎语就可以继续免费阅读,很方便!
    9小时前


    殇不起
    20548真的太好看了,跌宕起伏,有意思!
    12小时前


    我爱一条柴
    19046推荐大家一定一定一定要看完,后面剧情超级超级好看
    12小时前


    马上有钱
    18689关注公众号了,看起来很方便,下面有阅读记录,我已经看到1000多章了,越看越好看
    3小时前


    仰面注目夕阳
    4300我看完了,同类型小说里面十分精彩的一部,没有之一,极力推荐
    26分钟前


    乄囍
    3788我之前都不怎么看小说的,完全被吸引住了
    22小时前


    孙不笑
    2685非常有意思,剧情扣人心弦,比看电视剧好看多了
    13小时前


    地有三江水
    1536不错不错,先关注公众号,有空把整篇看完
    11小时前


    露易湿衫
    1169已关注,公众号里面还有很多其他小说都挺不错,估计接下来半年都有的看了~
    18小时前


    岁末圣诞树
    775我一直认为看小说比看电视剧更精彩,这部确实不错
    19小时前


    莫非离别
    461什么叫扮猪吃老虎,过瘾!
    35小时前


    添加
    诸暨二加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陶朱分公司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